這篇文章,平實道出升學主義淫威下,許多老師腹背受敵的委屈 

這篇文章,用祈求同理的心情抒發,而不是刻意漠視陳年積弊,硬給某方亂貼標籤

選邊站的絕對遊戲,我們實在應該要揚棄了,一味歸咎特定一方,只會延續衝突型態

而缺乏同理心,不只是教育沉痾,也是社會各種紛擾的禍根;有些年長的人,每每拿自己吃更多苦當「特權」,擺出自以為是的傲慢姿態,讓年輕人感到被漠視、因而也以偏概全地對老年人咬牙切齒,偏偏年輕人在客觀角度上,確實會有認知不充分的時候在缺少對話下,形成嚴重的壁壘對立,社會遂不健康

多對話、多傾聽,少尖酸刻薄,這樣應該就會少掉很多煙硝味

    誰愛晚自習?-體制逼人 老師也是受害者

2010-09-13

 

中國時報  

【吳怡慧】  

  閱讀貴報「晚自習晚窒息 基測前夕 孩子崩潰了」專題,心中除了不捨學生之外,也發現校園中其實不乏因此崩潰的老師,意即學生和教師同為升學主義的受害者。   

  筆者在國中時代就讀所謂「好班」(即升學班),年初四就要開始到校上課,每天放學時間是晚上十點。這一切,除了學生辛苦之外,一路相陪的導師更是有苦無處訴。記得,有一回導師真情流露,眼眶泛紅說,為了陪我們拚升學,花太多時間在學校,婆家對她不諒解、先生對她生悶氣、學生覺得老師太嚴格,讓她覺得裡外不是人。   

  如今,筆者也成為人師,當年導師所受到的委屈,今日仍有許多老師同樣有苦難言。再來看民間教改團體,每每將問題簡化,視老師為國中生留校時間過長的「凶手」,感慨良多。教師留校雖有鐘點費,但大多數願意留校的老師都不是因為鐘點費。老師也有家庭孩子要照顧,也希望有自己下班休閒時間,卻囿於學校行政與家長的壓力,有多少老師必須「拋夫/ 妻棄子」,犧牲自己的家庭與個人時間,冒著東窗事發被記過的風險來留校陪學生呢? 

  筆者以為,形塑這樣扭曲怪異的教育現場,始作俑者還是教改改了十年,但猖狂依舊的所謂升學主義。近來,大家都主張品德教育教育的重要,但是,品德教育的良窳是家長實踐教育選擇權時的優先考量嗎?答案還是殘酷的升學率。所以,即使一間學校花了多少時間在品德教育或是活化教學上,這些努力仍舊不為家長所見,家長為孩子選擇學校的第一考量,還是升學上的漂亮數字。

  

請正視以上事實,更呼籲所有教改團體與媒體,校園中的確有不適任教師存在,但千萬不要一竿子打翻整條船,將所有的教師集體「妖魔化」,激化教師與家長學生的對立絕非教育之幸,也非解決教育問題的方法。教師與學生同樣受到制度的宰制,一樣是體制的受害者,要革除升學主義的怪現象,請和老師們一起督促政府盡快落實免試的十二年國教吧!(作者為國中教師)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