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學上,總有著紛紛擾擾的爭論攻防;有一派人主張,文學應該紮根於現實,而另一派人則相反~此戰迄今猶餘波盪漾,特別在台灣更是曾經烽火連天。

  其實揆諸各派,彼此所揭櫫之意識形態,很難斷言究竟孰是孰非;然而各派中,總有偏執之舉措─雖然不是所有成員盡皆如此,但人們以偏概全的通病,卻足以使得這些少數,重創了每一個原先無罪的思維;就好比圖書史上,許多文化的驗屍官總愛大談閱讀已死之論,拿新興文化作代罪羔羊,自古即樂此不疲。古騰堡的印刷機問世之際,手抄書的捍衛者就咬牙切齒;羊皮紙替代古埃及紙草時,一樣遭到守舊派的撻伐,撫今追昔不亦令人莞爾中些許感喟?

  偏偏這些偏執者總是不肯學乖,他們到處耀武揚威地四處攻訐討伐,彷彿以衛護者自居;只是他們留下的,常是遍地凌亂的敗木殘英,永遠有一堆等著人們收拾清理,就像詩人的作品說的一樣。彷彿無止盡一般,這樣的文化現象不僅考驗人們的耐性,也試煉著文明走向一個更多包容的境界。

 

 

 

 

 

    本質

           ◎向陽

他們分別站在原野兩端

爭論,關於樹木與花草的

比較文學──有人強調

花草宜其怒放,有人主張

種頑強之樹以護持水土

 

原野遼闊,一句話也沒說

有人衝動地砍了樹,有人

生氣地毀了花,然後

各自抱著信念散了,留下

遍地花木讓原野來收拾

 (十行集 九歌出版)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