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提過的網球優等生第九集,終於在幾個月的等待後出刊了;在教練與球友奈津強烈建議下,主角榮兒到美國做為期半個月的學習,這時間他又有了改變。

 

  他發現西方的網球,每天所勤做的功課表,除了練球、也發掘不同打法;跟日本嚴格要求的方向,存在著在基礎點上很大的差異。亞洲很多地方,尤其是在我們東亞,傳統文化所強調的勤勞,往往傾向於努力「墨守成規」─堅守行之有年的傳統模式,埋頭苦幹、不能容許有任何質疑的餘地。

  在西方社會,雖然也認同「人不應該懶惰」,不過經過幾個世紀下來,他們勤奮努力的方向,還包括了技術與價值觀的思索與改善;雖然他們的社會,也存在勞資對立一類的問題,卻也因此促成相關法令的日趨完備。反觀東方,特別是我們台灣,諸多不合理的事物一直存在,爲了傳承的理由。

  使用水龍頭自來水,人們就不知道鑿井的辛苦;放了颱風假,人們就忘記在風雨中,仍然要有堅忍不拔精神;開放學生服裝,他們就不知道早期的時代,父母輩所受的待遇...時代差異問題西方世界也有,不過他們比較傾向大量辯論批判,而不會「以不變應萬變」,反觀台灣就是因為倫理輩分太多、平等對話太少,才會充斥對立與不信任,甚至走向如人本基金會常被詬病的另一個極端。

  或許有人會說,我們已經有在改變,這也不容否認;不過在我看來,與我們相似的韓國,社會阻力不下於台灣,爲何他們在廿餘年前後,有著比我們還要大步的改革,而我們一樣解嚴二十幾年卻還存在停滯?更何況這些改變,很多是證嚴法師所說的「大悲哀之後才有大慈悲」,而且有些猶原是沒有正常化的發展;與其責備某些團體矯枉過正,還不如正本清源地批判那些不合時宜的思維。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