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四跟家人一起到美濃看花海,途中順道經過義大世界、見識了大集團的手筆;離開了美濃之後,家人忽然說要去甲仙、而我試圖勸阻,但在他堅持下~還是去了。

  甲仙與那瑪夏(三民)一樣,都有被莫拉克蹂躪的傷痕;流經此處的溪流,至今仍處處可見土石淤積。路上還看見了,一樓被黃土掩沒的廢棄房舍,風災半年後依舊是如此怵目驚心;我們沒有去那瑪夏那些重災區,而是在甲仙的市區拼經濟、參訪消費。莫拉克摧毀了很多地方,六龜等地的橋樑沖毀很多座,甲仙的橋樑也有斷折、親水公園更是化為烏有。

  除了親水公園與斷橋,市區其實沒有太多受創,然而嚴重的莫拉克浩劫,將這個芋仔冰產地的觀光打得倒地不起,去年中秋節的假期就流失了不少觀光客,和阿里山的畚箕湖(奮起湖)一樣;想想還是應該來這一趟,到這裡來消費、讓他們感受溫暖,這裡才不至於淪為死城,而同胞受傷的心,也才不至於演變為隨時可能潰堤的危險心靈。

  大高雄的兩位首長,雖然在選舉上似乎漸生火藥味,不過聽說都有規劃設置店面,展售風災地帶居民的農產與手工藝品;我想無論到捷運站店面,或是像我們一樣到間接受害的地方消費,雖然個人支出的金額都不大,不過應該還是有生命共同體的意味在吧?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