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一本洪範的詩選,讓我開始認識向陽,也開始接觸現代詩。向陽本名林淇瀁,出生在南投一個舊日名叫車輄寮的地方,家中是經營茶行;兒童時代,因為訂購了看不懂的古書《離騷》,為了能理解其內容而下工夫閱讀,當時他就有成為詩人的念頭。

  他第一本詩集,還是自費出版的,以家鄉茂密成林的銀杏為名,叫做《銀杏的仰望》;之後又陸續出版七本,《種籽》、《歲月》、《十行集》、《土地的歌》、《四季》、《心事》與《亂》,其中有兩本讓他廣為人知:《十行集》以及《土地的歌》。早年對古典漢文學的喜愛,讓他仿效古典詩的格律、體裁來寫作,於是這些格式整齊、帶點古味的作品,在九歌彙整為《十行集》;由於屈原的楚語使用,啟發向陽以自己的母語書寫,後來由任職的自立晚報出版部刊印為《土地的歌》發行。

P1.jpg 

  這兩本書後來均有復刻,先是台南的開朗文庫再版《土地的歌》,後來九歌也重出《十行集》;雖然後來向陽的作品,映照當代、斯土斯民的形影漸濃,不過當年《十行集》是代表他的另一特色─以偶數為主的節數,這是他之後一直都愛用的形式。而在《土地的歌》方面,當年該詩集推出以後迄今,都是台語文學發展史上,絕對不可遺漏的代表作!而近六年前,他在印刻推出詩集《亂》,兩本舊作的影跡,在這部「『亂』中有『敘』」的著作中,仍能得見。

  

  另外順便也聊一聊封面,這個能激發收藏動機的環節:向陽有兩本詩集,由漢藝色研出版社刊印,分別為《四季》與《心事》,尤其初版《四季》最為人驚艷,他在個人網站有所描述,而大地出版的《歲月》也頗具韻味,應鳳凰與傅月庵合著《冊頁流轉》,也有提到他初試啼聲的《銀杏的仰望》,可惜這些書都絕版了,現有的詩集中以新版的《十行集》,封面設計最吸引我的注意,花紋、書法與印鑑有著一些古典的意象,而另一方面象徵「稿紙」的方格與鉛筆,則又帶來一些熟悉的氣息。

  這本書名作不少,但我最喜歡的一首不是「立場」,而是五年前基測選為考題的「制服」;就如《土地的歌》裡,以「阿爹的飯包」最為人知,但「傀儡戲」才更讓我咀嚼再三──它們都諷喻了,台灣從學校到社會,各種巧立名目的限制,與心智上的操弄,簡單卻發人深思;莫須有的威權,其實並不專屬某時代,而是當代必須面對,並加以調整的。

 

 制服

他們穿著一致的服裝,擺盪

一致的手臂,邁出一致的步伐

走在春草茸茸的路上,滿意地

把眉毛、嘴脣、肩膀靠攏成

水平線──仔細丈量沈靜的野原

甚至連風也不敢咳嗽。他們

砍伐了自高自大的樹木,修剪

枝葉分歧的花草,最後一致

仰首搖頭──身為地上的園丁

當然制服不了空中化的雲朵

 

 傀儡戲

傀儡大家愛,大家愛看傀儡戲

傀儡全靠人使弄

一條線,一個神經

十條線,十個神經

使一條,動一位

弄十條,動十位

傀儡靈,傀儡活

使弄的幕後的人擱加靈活



叫伊向東,不敢往西

叫伊螺頭,不敢仰目

叫伊雙手垂垂會聽話

叫伊雙腳軟軟跪落地

傀儡做戲親像人生在世

幕前的觀眾看了笑嘻嘻

幕後,使弄者腹內大滿意

傀儡看前想後,心中亦稀微


             書影與作品出處:
向陽詩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x455 的頭像
ax455

My place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