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取自台灣棋院網站)
    弈喻

                 錢大昕

  予觀弈於友人所,一客數敗,嗤其失算,輒欲易置之,以為不逮己也。
  頃之,客請與予對局,予頗易之。甫下數子,客已得先手;局將半,予思易苦,而客之智尚有餘。竟局,數之,客勝予十三子。
  予赧甚,不能出一言。後有招予觀弈者,終日默坐而已。


試譯:
  我在朋友家裡看人下棋,有個客人輸了好幾局,我笑他考慮不周、還表示要自己上陣,認為他不如自己。
  後來,那位客人就請我跟他對弈,方才所見讓我很是輕敵。結果沒下幾個子,他就佔了上風;進行到中盤,我的思考陷入膠著,可是對方依舊能自各方進攻。終局後整地數算,他贏了我十三棋。
  這時我尷尬萬分,說不出半句話來。之後受邀觀局,我靜靜坐在一旁,再也不敢吭聲了。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