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有一個颱風過境,風雨不是很大、「多放了一天的颱風假」,結果那時不知是誰,寫了什麼《沒有颱風假 日子照樣過》、而且還刊在自由時報上;那篇文章就跟去年初的《享權利 盡義務》一樣,讓我覺得彷彿是在看聯合報或中央日報一般,因而憤慨不已...
  今年第一個侵襲的「海鷗」(卡玫基是北韓命名,海鷗的音譯),就造成這麼重大的死傷災害;我現在就很好奇,那個沒颱風假照樣活得下去的人,這時又做怎樣的感想?我常覺得那種愛講逆境考驗的說法,往往都帶著一種不知體恤、缺乏同理心的傲慢;影響所及我對「抗壓性」等詞,向來就是沒什麼好感。是啊,以前也是這樣過來的,可是又怎樣了呢?就可以不管客觀現實,還是繼續停留在以前的固定標準、漠視人基本的權益?
  所謂的「基本教義」都不受歡迎,不就是這個道理嗎?其實台灣話也說過,人是互相的不能只要求單方面的忍耐、另一邊也要謀求改善嘛!今天會搞到這樣的地步,「動輒要人犧牲」的傲慢可謂罪魁禍首;不但有了尖酸刻薄、得寸進尺的理由,無怪乎許多受到傷害的人也逐漸有自私自利的心態,這能只說是自掃門前雪嗎?恐怕更大的癥結,是他的瓦上霜沒被關心過吧?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