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x-Kandance2005_sun_moon_lake.jpg 

◎ 向陽

白鶺鴒飛過lalu島的肩胛時
天方才醒轉過來
把月潭的水波留給昨夜咀嚼
而茄苳樹則迎著朝陽
以日潭為鏡
在晨風中梳理亂髮
彷彿白鹿還奔馳於潭畔小路
翻過山,越過嶺,在山桂花的指點下
眼前奔入一泓明珠
這才睜開了卲族的天空

三百年來,風來過,雨來過
水草搖曳,把日精月華
送到祖靈paclan安居的lalu
這一切,老茄苳以年輪清楚銘刻
潭畔的山櫻或許也依稀記得
蔓草中深烙的卲人腳印
如何狂奔如何匍匐如何抬起而又跌落
一樁樁心事,且交玉山古月鑑照
明潭本是卲族家鄉
今為台灣靈魂之窗


‧2007/02/28

‧2007/03/27 聯合副刊

這裡

這首詩除了日月潭的美景,也寫入了邵族人的歷史;日月潭本名珠潭,當中的小島在古典散文中稱作珠嶼。

珠嶼後來被國民政府易名為光華島,還建造了一座祭祀某位神明的宗祠;九二一地震後,光華島陷落了很大一部分。重建後,遵照邵族人的意見,將島嶼名稱更改回原來的Lalu,音譯為「拉魯島」、其上營造得頗有邵族原住民的風味。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