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過去並非不可,人不可能完全脫離過去的影響;

比較可議的,是整天搬出過去更糟糕的論調,不思改革現狀。

像政治上的人總愛談過去,卻一再消耗其邊際效益;

最後惹得人民失去耐性,以致陽光依舊遙遠,徒增感慨。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