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2 中國時報 【陳文政/北市(教授)】
  台北市某國小校長主動申調回任教師,媒體用「優秀校長回任班導杏壇罕見」為標題,由此可見校長與教師在一般人心中的地位,差別有多大。

  事實上,這種中小學「萬年校長」的刻版印象乃是上自教育行政主管機關、首長、官員,下自民間社會所集體建構和不斷複製的結果。為什麼大學校長任期屆滿後回任教師,這麼自然,中小學校長回任教師就變得如此罕見?這種把中小學校長「放很大」而產生的教育威權,在政治民主化不斷開展的台灣而言,實在是莫大的諷刺。其實,校長與教師之間應該是夥伴關係,大家共同為教育而協力互助。然而,華人社會始終認為校長是全校的權力擁有者和支配者。而多數的校長們也樂於把自己「做很大」,在「三代沒做官,這代做最大」的心理效應推波助瀾之下,中小學威權結構幾乎牢不可破。

 

  這位自動申調回任教師的國小校長,只是做了一個極為自然的選擇,相信他的心理事實上很平靜,因為他把教育當成一種志業,而不是一種職業,更不是一種權力享受。把教育當成一種志業的人,不會在乎是否永遠當校長。台灣各級教育主管機關還要讓這種「萬年校長」的餘緒延長到何時?


看法:台灣校園裡的威權,本來就是台灣民主的一大諷刺;改革了這一塊,其實也就是在相當程度上,鞏固了政權的延續以及民主的長遠。可惜的是解嚴廿餘年來,這個課題就和其他的事情一樣,淹沒在無限上綱的認同審判之中,時光就這樣蹉跎了。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