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聿德

自由電子報

  日前高雄市議員召開記者會重砲批評南台灣第一學府高雄中學的校刊上出現了內容不雅的文章。事件一經披露,向來以學風自由為傲的雄中立即出面清楚表達校方立場:除了支持學生多元思考、尊重校刊編輯與製作空間外,也樂見其所帶來之教育效應。

  對於明示或暗示的情色書寫是否具備教育意義的爭議,由來已久。十多年前,國立中央大學曾經遭立委爆料,譴責英文系教授在大一課堂上拿PLAYBOY成人雜誌的讀者投書當作教材,帶著學生閱讀描寫性幻想的文章,有辱大學殿堂之名,當時立委振振有辭地表示,露骨的性愛描寫,沒有教育意義。新聞見報後,中央大學英文系則立刻出面表達立場:性幻想書寫是情慾書寫,是針對個人情慾最忠實也最直接的表露,這樣的文字堆砌出來的不是色情,而是情慾混雜感官的如實紀錄,對於閱讀、寫作的訓練,有正面的教育意義。

  身為這兩所學校的畢業生,筆者對於母校支持多元思考、維護學術自由、尊重教學與學生發展空間、同時正視情色書寫有其教育意義的態度,深表感佩。任教大學以來,筆者發現許多大學生觀察思考問題的深度與廣度明顯不足、閱讀與寫作的訓練極其缺乏、面對資訊爆炸時代的種種社會現狀甚至沒有能力做進一步的探討與分析,這些在在顯示出教育應該拋棄樣板箝制,鼓勵多元文化、尊重學術自由、培植獨立思考能力的重要性。

  高雄中學的校刊文章,探討的是諸多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背後其實隱藏了種種社會假象以及非主流的情慾流動;讀者投書的性幻想文章,揭示的是人面對自己時對自身情慾最忠誠的表露,是寫作當中非常困難的自我剖析過程。

  倘若民意代表連同少數隨之起舞的家長能明白箇中道理,或許就不會像該名議員一樣,面對情色描述,態度隱諱、扭扭捏捏、嫌惡地說:「嗯,講到女生的部位,那麼呢,就會興奮、膨脹,使人聯想到反應的東西,我不方便講出來。」因為我們都知道,那可以指「瞳孔」,不是嗎?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教師)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