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到過雲林,只有搭車往返南北時,會看到斗六、西螺等路標;不過這不代表,我對描寫雲林的創作,沒有半點感覺。

  在讀這首詩之際,我彷彿能看到一幅畫,題材是斗六鎮的自然人文:在媽祖廟門口,吃了美味的羹湯以後,漫步於老街古樸的石版路上;迎接作者與讀者的,是一股清新淡雅的花香。跟著作者的腳步,我走過鎮上的圓環、平交道,來到了一個叫「牛擔灣」的地方。

  來到了村口,在福德祠邊轉彎,路旁的水圳溝渠流水不絕,一道道的波紋漂浮著文旦花,那該是李家三合院那棵老文旦的吧!老樹茂密蓊鬱,上面開滿了鮮花;就像,一片綠色的雲海中,點綴著層層白色的浪頭。正想找昔日同窗,敘舊一番的同時,作者又看到驚喜:滿是綠意花香的樹上,枝椏間已經可以看到小小的文旦。

  在這預示著豐饒秋收的春天,作者感受到自己隨著花香的腳步,彳亍在小城的街道上。這時他神來一筆,不只是抬頭看見了那些,電線桿上像點綴五線譜的燕子,還彷彿看到山的另一邊,一道會移動的虹彩飛越天際──這不正是會在季節更替之際遷徙的紫斑蝶嗎?

  我不確定作者究竟是哪裡人,因為以前對現代詩的涉獵非常有限,不過這首詩讓我感受到十幾歲時誤解過、如今卻相當程度在擁護的鄉里描繪,卻是如此實在。

    文旦花開

詹義農

媽祖廟前

吃了一碗阿興魷魚嘴羹

走在斗六老街的石板路上

聞到,淡淡的

花香,幽幽                                                                              

遠遠而來

遶經圓環

跨過火車平交道

直走,來到牛擔灣

村口土地公祠右轉

小路旁的圳渠裡,淺淺的

水紋上,簌簌落著

文旦花

李家三合院前後

老文旦樹更加蓊鬱了

綠色的雲海裡層層的白浪

進去找老同學喝杯茶吧

啊!幾顆小小如豆的文旦

已經附著在枝上

春天的閑情

花香彳亍滿城

電線桿上,燕子群亂飛掠的

天空,山那邊

遷徙的紫斑蝶

迤邐流過

          ﹝自由時報 自由副刊﹞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