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錯

 

片片雪花飄落一種祭禮

神諭預告著每一個五月

每一次含苞綻放與凋謝

踐踏在腳下幾乎不忍心

在小粗坑古道、峨眉湖步道或東勢林場。

 

「知道我喜歡Rachmaninoff嗎?他逝世那年就是我誕生那年,我沒有他那天才當然不是他的輪迴轉世,但有一種巨大親切,就像物傷其類。找出第二鋼琴協奏曲再聽了一遍,喜歡那沉重一下一下而又溫柔纏綿的開始、許多無奈起伏的中段,以及半夜無寐的徘徊。所謂無言以對,大概就是那種心情吧,會明白會明白嗎?

那是他倚賴心理醫生度過難關那段日子完成的曲子。

然而我還是喜歡Dvorak,捷克人的飄泊讓我更能體驗更大的悲哀無奈。」

 

桐花開,桐花落,桐花蒼白淡淡的哀愁

美麗而浪漫,年輕時困惑

中年時被糾纏,那種恐懼

——晚年還經常電光火石畫過他內心;

然後他們或她們就先後走了

花輕輕飄落,悄然無聲

消失在六月香菇、七月綠竹筍

入秋茭白荀及大禹嶺的深秋茶。

Liberty Times

 

    全站熱搜

    ax4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